昆山城市天际线不断刷新 白炽化之争下需谨慎“高楼热”

  202层、838米比迪拜塔还要高10米的长沙(楼盘)“天空之城”将再次刷新城市地标的高度,虽然被叫停还是引起了大家的极大关注。尽管超高层建筑或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各地建设的高楼已经是拔地而起,数量惊人。就连在昆山还没成型的建筑,数字也是在不断的被刷新,重复的上演着将前浪拍死在沙滩上的局面。长沙的超高建筑还没淡出视野,昆山城南地块的成交使得城市地标的话题再次热议。

  据高层建筑与城市住宅委员会(CTBUH)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球超过300米的超高层建筑,前100座中有61座在中国。专家研究发现,如果这些大楼都能完成建造,那么在未来3年内中国平均每5天就将有一座摩天大楼竣工,而在5年后中国的摩天大楼将超过800座,是美国现在拥有摩天大楼总数的4倍。

  由现实来看,中国的城市是热爱高楼,大家很热衷建高楼。起初人们建造高楼是因为城市里面的人太多了,地面太拥挤了。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城市的高度几乎等同于城市地标,不少地方喜欢将摩天大楼作为城市的名片。现在为了提升城市形象,不惜耗费巨资建设地区乃至世界“第一”,以赢得社会对城市的关注。

  即使已经有了摩天大楼的城市,依然会在兴建各种“标志性”建筑。中国大陆目前第一高楼为492米的上海(楼盘)环球金融中心,在不久的将来这一纪录就将会被打破。预计2014年建成的上海中心632米,深圳(楼盘)平安国际金融大厦660米,余热还未退的建设期为地下6个月、地上4个月的长沙“天空之城”838米,都将再一次刷新现有的摩天大楼的纪录。虽然昆山未来将成型的地标无法与这些建筑相比,但是在自我的圈层内还是在不断的刷新的过程中。

  城南中华商务区地块已尘埃落定,虽然规划暂未出炉,但是昆山地标再次被刷新或将成为可能。如此一来,可能曾经的某些数百米的高楼成为地标的说法,将会胎死腹中。名号之争早已进入了白炽化的阶段。

  据昆山官方数据显示,仅2012年开发区竣工的百米以上的高楼就达50余幢。因为摩天大楼起源于美国,按照美国摩天大楼标准,152米以上的建筑为摩天建筑(超高建筑),开发区虽然去年百米以上高楼建筑较多,但是并不符合摩天大楼的条件,只能算是高楼。但是随着更多大品牌房企的入驻,摩天大楼之战真正拉开。

  昆山市区范围内,目前“口口相传”的超高建筑有三座。位于城西江浦路东侧、前进路北侧地块的华润国际社区项目详情业主社区相册样板户型视频地图,该综合性项目已经确定将会建造一座超150米高的商业综合体。不过,目前该项目暂未开盘,150米的商业建筑在未动工之前可能也只是在规划阶段。

  另一可能成为地标性的建筑是城中的金鹰天地广场。金鹰天地广场共分为3个开发地块,A地块集金鹰国际购物中心、五星级酒店、甲级写字楼、商铺、高端住宅于一体,其中五星级酒店更是以251.8米的高度打造城市新地标。而这一地标建筑,被认为是金鹰天地广场热卖的原因之一。

  第三个可能成为地标的建筑,位于城东。在绿地21新城项目详情业主社区相册样板户型地图的宣传单页上,“200米超高层商务中心,昆山市地标建筑”也是赫然在目。百万方的综合体项目宣传的重心还是在住宅及学校上,200米的超高层商务中心也并未大肆宣扬,只是在小角落里一句带过。其实这三个都有相同的共性,在广告的宣传上并没有大张旗鼓,只是流传于大众间或许有这么回事。

  而目前唯一能确定且已经在建的项目,为花桥的建滔广场。该项目总投资超过30亿元,其主体由4栋高楼组成,将建设成为集办公、公寓、酒店于一体的多元化的现代商业大楼,其中一栋高达260米,设计建筑63层。该项目竣工后,将成为花桥的地标性建筑,也有可能是昆山市的第一高楼。这也不禁让我们联想到城南的地块,既然地标已经在建了,城南是否会刷新现有地标呢?

  城南地块的出让,同样归属建滔。出让时的规划指示中“竖向界限”的表述是:以标高+480米(1985年国家高程系统)为上界限,以标高-30米(1985年国家高程系统)为下界限,高差为510米。也就是说地上建筑最高为480米,虽然暂未能确定该楼未来的高度,但是如果以最高限来建的话,该高度将超过上海东方明珠电视台467.9米的高度,直逼香港“环球贸易广场”484米的高度,将会成为昆山的新地标。

  提速中的城市,长高中的昆山。如果这些规划全部走进现实,昆山的城市天际线将会一次次被改写。恒龙电气城副总助理何旭方认为,城市价值的日益攀升,越来越多的地产资本看中了这块潜力热土。本地、外来开发商,在房地产发展的数十年的时间里推波助澜。他们也是对城市面貌的发展起到了关键的推动作用,特别是地标建筑的落成,这些也或将成为城市内不可复制的名片。

  在期待城市变化的同时,我们也不禁要问,昆山能够消化如此多的地标式建筑么?花桥当然可以另当别论,地靠上海的优势再加上价格上的洼地,吸引众多的上海置业者前往。但是毕竟接上海地气的好事不是同等概率的事件,也要考虑实际成本因素,来回坐地铁可以考虑但是来回坐高铁的话估计少之甚少了。昆山的住宅及商业地产可以吸引投资客,外地置业者蜂拥而至,但是对于这种地标性建筑,办公是重要的组成部分,最重要的还是需要本地市场的支撑昆山是否有能力自我消化呢?

  金瑞联行地产总经理完颜友认为,不可否认的是超高建筑的开发会带动整个片区的腾飞,快速提升区域的居住品质,同时更是对各种资源不断的吸纳不断的整合的过程。但是一味的为了观感的“好看”而拔高形象,一味的好大喜功而过度超前,只会带来拔苗助长的不合乎规律的事情出现,结果往往会事与愿违、事倍功半,甚至徒劳无功、得不偿失。

  专家认为与美国以商业为导向而兴建的摩天大楼不同,中国城市的摩天大楼在竞争式的建造上带上了更多的政绩色彩和展示城市形象的人物,政府支持的影子在所难免,这也就是所谓的中国式“高楼热”。这些具有中国色彩的现实也带给我们更多的思考,这些超高建筑在不断的刷新城市天际线的同时,更重要的还是而不能一味的追求高而好大喜功。超高建筑在规划之初要综合考量城市的承受力,在摸天的同时更要接地气,让它从里子到面子都能够为城市的发展锦上添花,从而避免高处不胜寒的尴尬。(365地产家居网 余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qlyer.com/kunshanshi/1889.html